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勇于自我革命 成就卓越领导力

2019-04-08 13:47:22

 

【摘要】软实力的源泉从哪里来?其力量表现在哪些方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了最好的阐释,其中人民群众中蕴含着无尽的智慧和力量,党勇于自我革命,凝聚磅礴力量实现中华文明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等思想,是我们关于“一带一路”软实力研究最重要的基本指导思想。
【关键词】“一带一路”,磅礴之力,软实力
“一带一路”沿线六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几乎都是有宗教文化背景的世俗民族国家,涉及伊斯兰教、佛教、东正教、天主教、基督教新教等几乎所有世界宗教。对此,流行的研究思路是分门别类、加大对各宗教的对策研究。我们认为此种思路值得商榷:其缺陷是,它已是从“流”看,而不是从“源”看问题。美国政治学家约瑟夫·奈关于信仰、制度和文化三种软实力的研究具有广泛影响,但是他也没有回答三大软实力有什么共同源泉?软实力为什么有力?而且其软实力理论也是完全基于新教伦理所涵盖的西方文明。近年来,约瑟夫·奈又涉足亚洲软实力,但正是在这里显示出西方文明中心论的局限。这里我们从“磅礴之力”的角度进行“一带一路”软实力研究,以期提升我们关于“一带一路”软实力的话语能力和话语体系建设。
一、勇于自我革命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指出:“长征胜利启示我们:人民群众有着无尽的智慧和力量,只有始终相信人民,紧紧依靠人民,充分调动广大人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才能凝聚起众志成城的磅礴之力。”近代中国积贫积弱,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创造性地把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统一起来、集于一身,凝聚起了众志成城的磅礴之力,才让中国走上了独立自强的道路。为什么只有党才实现了这一历史转折?因为只有党才经受住了长征血与火的考验。
血与火的考验意味着勇于自我革命。“勇于自我革命”的根本和实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勇于自我革命,从严管党治党,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这里蕴含的深意是:当我们党及其政治领袖舍掉小我之后,就能够与人民群众心心相通、息息相应,就能够汲取人民群众的智慧与力量,就能够把二者集于一身从而凝聚起磅礴之力。这既是宗旨、信念,更是实实在在的政治能力,特别是政治领导力。
凝聚磅礴之力有一个基本含义、基本要求:只有当领导阶级本身勇于自我革命,首先把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创造性统一起来、集于一身时,它从人民群众那里汲取的才是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创造力,它才能有效防止大规模群众运动的极端化倾向。也只有这样,它才能转而依靠这个正能量去转化、升华并最终战胜大规模动员群众中不可避免会出现的负面的东西。近代中国为什么能够从积贫积弱转变到迎来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我国为什么能够抵御“苏东剧变”?社会主义在中国为什么会焕发蓬勃生机?反腐败为什么能够取得压倒性胜利?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汲取了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凝聚了磅礴之力。
二、凝聚磅礴力量
磅礴之力为什么是软实力?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它是勇于自我革命所获得的智慧和力量,而不是主观性高涨的延长、延长、再延长。什么是“硬”?意识心主观高涨、“我、我、我……”这就是“硬”。什么是“软”?打破主观性高涨,打破固执僵化,“无私”“无我”这就是“软”。第二,勇于自我革命所获得的智慧和力量并不是世俗的智慧和力量,而是在此基础上的超越和升华。未经自我革命或自我革命不成功,意识心仍然固执己见,这就是世俗的智慧和力量。超越和升华包括三个基本环节:勇于自我革命、否定小我,这是第一步;只有否定了小我,才能与人民群众深层次内心的智慧和力量心心相通、息息相应,才能把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创造性地统一起来、集于一身,这是第二步;最后的结果,舍弃小我、得到大我,这是第三步。否定了小我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并不是无所作为,而是性质发生根本转变、规模大大扩展的大我,软实力、磅礴之力就是这种意义上的智慧和力量。
磅礴之力为什么有力量?因为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的创造性统一是孕育现代文明的源泉,它是我们的智慧源泉、力量源泉、信仰源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已经走过了三个大的阶段:第一个大的阶段从十月革命传来马克思主义到毛泽东思想的形成,这是第一个伟大革命,也是第一个伟大的现代化:思想的革命和现代化。在上述革命思想指导下,迅速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社会主义的基本政治制度,这是我们的第二个现代化:政治的革命和现代化。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是我们的第三个现代化:经济的革命和现代化。上述三个现代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孕育期,到2050年是它的全面建成期。
三、决定命运的关键抉择
我国的改革开放为什么能够成功?其决定性因素是“初心”改革开放之前,在革命年代,我们就已经有了勇于自我革命、把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创造性统一起来、集于一身、凝聚磅礴之力的成功经验和思想自觉,用十九大报告的话语说,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关于“勇于自我革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有人认为,革命年代共产党是革命党,容易做到自我革命,成为执政党之后就不愿意自我革命了。这只是从表面上看问题。其实,共产党越是面对考验,越会走向成功。
从革命到改革为什么既一脉相承又发扬光大?第一个原因,因为“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体”与“用”的关系。“社会主义”是“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用”。改革创新,就是要在坚持社会主义的信仰与制度基础上,充分发挥社会主义这个“体”在“用”上的效益、效率。第二个原因,因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用”,又把“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这一传统上被认为最对立的两极创造性地结合为一,所以它又创造了新的“体”。另外,通过改革开放,我们要能够不断深化人民群众所蕴含的智慧源泉、力量源泉、信仰源泉。因为我国的改革开放很好地做到了上述两点,所以它又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
四、文化软实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关于文化软实力,我们需要深思两个基本问题。
1.思想革命、政治革命、经济革命是自上而下推进的
自上而下推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特色和历史特色。但是在其基础层面,我们缺少一个科学技术革命!科学技术革命包括两个革命,技术革命我们几乎已经完成,在此之后,我们迫切需要一个纯粹的科学革命。我们认为,如果完成了科学技术革命(第四个革命与现代化),它也是从这个磅礴之力中孕育和发展出来的。如果说技术革命属于硬实力范畴,那么科学革命就是纯粹的软实力,特别是文化软实力。
2.传统文化本身并不直接构成文化软实力
回顾历史,近代以来,传统中华文明不但没有独立自主地走向现代化,而且一路衰败、跌到低谷,几乎到亡国亡种的地步,事实上,这正是文明冲突的一部分。韦伯提出,中华文明拥有那么发达的古代文明(儒教伦理),为什么没有孕育出现代市场经济?李约瑟提出,中国发达的古代文明(四大发明)为什么没有独立自主地孕育出科学技术革命?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我国的现代市场经济是经过了改革开放,由我们自己独立自主地开辟的。我国的科学技术革命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思想、政治、经济甚至技术革命之后,最终才是呼之欲出的科学革命。我国的现代化在道路选择上特色鲜明,是“通过革命实现现代化”,传统中华文明的创造性转化是经由“革命”这个环节实现的。在这个创造性转化过程中,“磅礴之力”就像普照的光,经过它的光明照耀,传统中华文明也因此焕发出新的蓬勃活力,而这就是中华文明的创新性发展。
五、软实力竞争
近代以来,真正成功的市场经济只有两类,一个是宗教改革(新教伦理)所开辟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它涵盖了欧、美、加、澳、新,包括以色列、日本、韩国等,另一个就是红色中国改革开放所开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涵盖了从“革命”获得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中华文明。相对于新教,旧教有两大系统,一个是东欧和苏联的东正教,另一个是中南美洲的天主教。相对于西欧、中欧、北欧、南欧、东欧为什么“落后”?因为南欧是天主教,东欧是东正教。中南美洲为什么陷入“中等发展陷阱”?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天主教。所谓“一带一路”软实力竞争,我们认为,真正具有竞争力的是宗教改革所开辟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与红色文明、得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中华文明两大文明之间的竞争。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软实力及其竞争力问题介于上述两大阵营之间。举例来说,伊斯兰教、基督教都有所谓“圣战”思想,一般理解为对不皈依、不顺从的“异教徒”或敌人发动战争,但无论是其宗教含义还是世俗含义,“圣战”的本质都是对自己内心深层次的阴影阴暗开战。对自己深层次内心的阴影阴暗开战,为什么叫“圣战”?因为一旦你能够战胜自己深层次内心的阴影阴暗,这个“内心战争”就具有超越性、神圣性。可以说,这个所谓的“文明”就是建立在此基础上。
超越性、神圣性并不等同于“宗教”,更不等同于建制宗教,最多只能说具有“宗教性”。“圣战”的思想,中华文明也有,而且也只是一个很基本的思想。《周易》专门有一个“革”卦,它的基本含义是“革故鼎新”。更通俗的例子是孔子。孔子有一句宣言:“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随欲,不逾矩。”孔子还专门说过:“吾战休矣!”很明显,这里的“战”是战胜自己深层次内心的阴影阴暗。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有“圣战”思想,古代中华文明都有“战胜自己”的基本思想。放眼近现代世界历史,能够在大规模群众运动、社会运动层面解决上述问题,从而开辟出现代世俗文明的,唯有上述两大系统。而思想革命(宗教革命)成功之后又与世俗相结合、成功发展出市场经济,特别是能够发展出技术革命、科学革命的,唯有上述两大系统。换言之,古代文明(宗教文明)在上述现代化进程中,成功实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也唯有上述两大系统。这就是“一带一路”软实力竞争的实质所在,也是其关键所在。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2][美]约瑟夫·奈:《软实力》,马娟娟译,中信出版社2013年版。
[3][德]马克思·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于晓,陈维刚译,三联书店1987年版。
本文由领导科学论坛杂志整理。
勇于自我革命 成就卓越领导力

主管单位:长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湖北长江报刊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国际刊号:ISSN2095-5103

国内刊号:CN 42—1837/C

刊期:半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桂园路67号

投稿邮箱:ldkxltw@163.com

注:本网站为投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