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协商民主契合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三重维度

2020-11-18 13:46:50

摘要:国家治理现代化是一个从“统治”转向“治理”的过程,是实现国家和社会的善治,亦即公共礼仪最大化的治理活动和治理过程。协商民主是中国民主政治发展演变的必然,在传统文化与现代国家建设发展历程中,凸显出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高度契合。本文尝试从文化基因、历史演进和价值追求这三个维度,探索协商民主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内在逻辑,对于理解二者的相互契合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协商民主,国家治理,现代化

正文由《领导科学论坛》杂志整理。

协商民主是内生于中国革命、建设及改革实践中的本土化、制度化的一种重要民主形式。习近平指出,“在人民内部各方面广泛商量的过程,就是发扬民主、集思广益的过程,就是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过程,就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过程”,这样一来,“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才能具有深厚基础,也才能凝聚起强大力量”2,肯定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国家治理现代化中的作用。国家治理与民主协商,内里相通、相辅相成。在全面深化改革、推进现代化建设的道路上,要充分认识协商民主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内在契合性,以协商民主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建设,在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推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发展。

文化基因:“和合”思想的传承

中华传统文化倡导“以和为贵”,视“和合”为民众交往、国家和谐的最终目标,贵和执中,和而不同,尊重差异。习近平在人民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上强调,“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民主形式,它源自中华民族长期形成的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政治文化。”协商民主创造性地继承和发展了“以和为贵”的精神,将“和合”思想发展为和平共处、相互协商的民主思想。在中华文化语境中,“和合”思想主张“和”“合”,包含了“不同”,当面对差异和矛盾时,人们能够自觉采取会通、中和的方式解决,而不是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的博弈,以期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国家乃至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贵和执中”作为“和合”思想的精髓,承认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和看法的多样性与差异性,做到理解和包容,调和执中。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作为党用来调节各种社会关系的新形式、新方法,贯穿于重大事务决策的各个阶段,目的就是通过“执中”的方式,包容利益各方的不同意见,达成共同意志。“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和而不同”所要达到的目标是让有差异的事物在互补互济中实现和谐统一,这恰恰是善治的体现。善治,也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核心意涵。

中华文化有着深厚的渊源,民主思想早已蕴藏其中。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创造性地继承和发扬了传统文化的基因,又独具时代特点和中国特色。李瑞环指出,“协商就是一种商量”,“政协的协商,是就国家的重大问题听取各方面意见,是一种特定组织形式和程序的高层次商量”

2学者们正是通过对传统文化“和合”思想的研究,进一步推进了新时期对协商民主的实践探索,推动民主政治的发展,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建设。历史逻辑:民主政治演变的必然协商民主是我国民主政治发展过程中形成的本土化民主形式,实践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斗争及改革开放建设的历史时期,具有强烈的内生特质。并且,在本质和功能上属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内容。协商民主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是中国民主政治演变与发展的必然。协商民主是新民主主义时期中国共产党救亡图存的历史选择。民族危难关头,通过民主协商的方式进行国共合作,中国共产党运用统一战线策略,“联合全国一切革命党派、资产姐姐民主派”,以期同各民主党派协商建国。“三三制”政权的建立,内在地包含了“协商”、“合作”、“民主”、“平等”等协商民主制度的基本精神,鼓励各个政党和阶级、阶层人士的意见表达,形成多元政治参与,照顾和维护多方利益平衡,初步形成了以中国共产党为核心的政党协商治理模式。1949年第一届人民政协召开,“协商建国”的民主理想得以实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正式形成,协商民主在国家层面确立。此后,以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会议为载体,在实践中不断巩固协商民主制度,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经济社会逐渐转型,社会阶层不断分化,利益主体多元化和人民政治诉求多样化日益凸显。协商民主也逐渐从政治权力协商到社会协商,从行政事务协商到基层利益协商,从党和国家的政权领域逐渐走向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围绕着人民政协协商治理平台,我国协商治理形式不断得到丰富,形成“集中协商、专题协商、重点协商、对口协商”多元的协商新格局。党的十八大以来,协商民主进一步上升为制度形态并嵌入国家治理体系中,推动中国共产党国家治理能力的全面提升。《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正式提出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概念,“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内部各方面围绕改革发展稳定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利益的实际问题,在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开展广泛协商”,从而真正达到“在人民内部各方面广泛商量的过程,就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过程”。

3在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过程中,形成了“政党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大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社会组织协商”的多元发展结构布局。七大协商相互交织、相互渗透,保证“公权”与“民权”,不断提升党的治理能力和国家治理效能。相比之下,改革开放前,民主政治的发展更多是为了克服国家面临的困难,探索国家建设和发展的路径,而这一时期我国将国家权力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形成全能国家政治,这种单一权力主体的形态能够在短暂时间内帮助国家应对危机,但是极大的限制了社会的自我管理和调节能力,不利于长效治理。

4市场经济带来了人的社会存在从“单位人”到“社会人”的转向,而这也是现代化的逻辑起点。从“统治”向“治理”的转变,使得治理过程中权力不仅限于自上而下的纵向交流更是呈现横向互动,形成权力分散、多元治理的格局,构建起党、政府、市场、社会以及个体共同参与的权力结构和现代化国家治理模式。

协商民主它不同于西方代议制民主,在批判既有民主模式的基础上,更多地强调普通公民参与政治过程的能力,更多地强调民主的基本价值和特征,就是扩大公民对政治的直接参与,以协商的方式最大限度地达成公民对某些公共议题的共识,最终促进公共利益的实现,真正实现民主精神。公民的政治参与是现代民主国家实现公民政治权利的重要途径,也是国家日常政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向现代化迈进的过程中,公民的权利意识和政治诉求不断觉醒和增强,其参与协商的领域不断从传统的政治领域扩大到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等具体领域的方方面面,随之的政治活动的主要内容已经从过去的政权或权利领域扩大到话语权与参与权领域,人们更关心公共事务和自身权益。

一方面,协商民主对于国家治理是一种重要的民主形式,充分体现了我国人民民主性的政治特征,是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这一现实追求的重要方式。“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同样契合了当前时期多样性的政治价值诉求、平等性的政治价值期待和包容性的政治价值取向”。

5在党的领导这一政治前提下,就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人民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开展广泛协商,始终坚持人民至上的原则,维护公平正义,增强决策的科学性,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发展。另一方面,多元性是现代民主政治发展的重要特征,更是协商民主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理论形成和发展的社会土壤。主体多元化是协商民主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共同特征,表达利益诉求和维护公共利益便成了民众的普遍价值追求。协商民主所体现的核心精神,正是在构建多元组织和力量参与的治理体系,所呈现的是多元利益主体参与的共治性状态。只有缓解不同利益主体的冲突,化解利益各方矛盾,才能凝聚社会共识、促进社会公正、保持社会稳定、推动社会和谐。

参考文献:

[1]张冬安.新时代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与国家治理现代化[J].湖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8.84.

[2]王炎,周荣.关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研究综述[J].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2017.84.

[3]李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研究[D].吉林大学,2016.

协商民主契合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三重维度

主管单位:长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湖北长江报刊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国际刊号:ISSN2095-5103

国内刊号:CN 42—1837/C

邮发代号:38-405

刊期:半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2019版)复合影响因子:0.292

(2019版)综合影响因子:0.117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桂园路67号

投稿邮箱:ldkxlt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