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中国古人的治水理念及启示

2019-04-09 13:36:56

 

【摘要】中国古人治水历史悠久,创造了许多治水奇迹,部分水利工程虽历经千年,却仍在发挥作用,其治水理念、思想和智慧具有极大的研究价值以及丰富的学习、借鉴意义。文章先简要论述了中国古人对水的理解,随后通过具体案例的分析,探讨其治水理念,最后指出这些理念对现代治水的影响。
【关键词】古人,治水理念,现代影响
一、中国古人对水的理解
中国古代对水的理解,主要建立在人水和谐相处的思想上。古人认为水的本质是“天地之气”,万物的生长都依靠水的滋润,《管子·地水篇》中说:“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诸生之宗室也,美恶贤不肖愚俊之所产也。”古人对“天地之气”的认知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古人发现砍伐山林会造成水土流失、破坏水土演替、引发水旱灾害,便认为这是“山泽之气不通”的结果,并颁布过限制乱砍乱伐的命令。古人不仅活着的时候离不开水,选择安葬地时也注重水的因素。晋代郭璞在《葬经》说:“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对水的理解也愈发深刻。东汉王充在《论衡·寒温篇》中将人的血脉类比于江河:“水之在沟,气只在躯,其实一也”,充分展现了水利与医学的相通与联系;魏征用“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向唐太宗讲述治国的哲学思想;“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用来凸显博大的胸襟等。
中国古人对水的理解是多元化,促使人们在以水为载体的实践活动中,逐渐创造出具有特定内涵、历史悠久的水文化,包括在中国古代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积累起来的关于如何利用水、治水防洪、保护水资源的物质和精神现象。
二、中国古人的治水理念
1.“天地人”系统观
“天地人”系统观又称“天人合一”思想,是中国古代对宇宙系统的基本概括。《道德经》通过“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指出“天地人”既有不同层次的自然规律性,又发挥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在古代治水体系中,“天”“地”“人”的因素都要重点考虑。首先,只有掌握了气候和气象变化,才能掌握基本水情,将恶劣的气候和暴雨导致的河流洪灾限制在可控范围内。其次,治水必须充分利用地质、地形、地貌等有利条件展开。最后,治水需要领导者具有深厚的天文、地理知识和非凡的组织协调能力。
2.阴阳学说
在古人看来,水就是这样一种充满矛盾的事物,它能“载舟”,亦能“覆舟”;它虽柔弱,却也不会为抽刀所断。《河议辨惑》中说:“水有性,拂之不可;河有防,驰之不可;地有定形,强之不可;治有正理,凿之不可”,这句话表明了水流与堤防相互制约的关系。因此,一定要注意治水的力度,因为力度过小,不足以抑制水流的泛滥;力度过大,可能劳民伤财,并造成环境资源枯竭等不利影响。
3.时宜性和因地制宜
(1)时宜性。一般情况下,春季土壤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坚实,适合动土修建水利工程设施;而夏季作物生长旺盛,秋季多潮,土性松软,冬季多为冻土,均不适宜开挖修建水利工程设施。另外,每年7月到9月为丰水期,应利用水库蓄存剩水;而11月到6月多为枯水期,应大量补水。
(2)因地制宜。治水非常讲究因地制宜。如水库应选择低洼、不宜进行农业生产的地方修建;在大的低洼地筑堤,小的低洼地设防,因势利导地利用水流。枢纽处在最高点,因而能有效控制全流域的灌溉和重力流的调度。
4.治水理念的创新性
中国古代很多治水理念,都是基于古人长期的尝试和探索而确定的。它一方面具有较为全面的适用能力,另一方面又具有时效性。事实上,很多治水理念都是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创新的。比如尧舜时期著名的“堵”“疏”之争。大禹的父亲鲧采取“堵”的办法治水,“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而大禹治水时,他疏通水道,使水流顺利入海。大禹治理黄河上游的龙门山时,因势利导,将龙门山凿开,却又只开一个80步齿宽的小口,实现了“骇浪三层滚上下,怒涛一瞬辨西东”。
三、基于中国古代治水理念的永定河治水实例
永定河是北京地区最大的河流,也是北京城的母亲河,全长680公里,流域面积4.7万平方公里,永定河史称浑河。清康熙年间,浑河洪灾泛滥,灾民饥苦,康熙因而下诏整治水患,修建相关水利工程疏浚河道。工程完工后,赐名为“永定河”。
在永定河的治理过程中,清廷主要采用了筑堤御水、建闸泄水等途径。康熙三十一年,康熙提出:“浑河堤岸久未修筑,各处冲决,河道渐次北移。永清、霸州、固安、文安等处,时被水灾,为民生之忧”,对工程进行详细勘察并大规模筑堤。而随后的雍正、嘉庆等皇帝在位时,清廷也一直采用了筑堤御水、加固堤防的方法。
金门闸对永定河治水发挥过极其重要的作用。它最初用来引牤牛河之水冲刷永定河的泥沙,即“借清刷混”。雍正年间,因为永定河泥沙过大导致河床淤高,金门闸被停用。乾隆年间,直隶总督周元理奏请治理永定河,采用“疏中泓,挑下口,以畅奔流”的方法,但因未能同时做到“分流”和“通畅”而沦为权宜之计。同治和光绪年间,金门闸被重新修缮,继续承担泄水任务。
横跨永定河的卢沟桥,在永定河治水期间,也发挥了极高的水利工程价值。相关书籍记载,卢沟桥“巨石层叠,铁柱穿心,上有棱石引水台,下有钢铁斩凌剑”,桥基采用“铁柱穿石”的做法,具有良好的稳定性。桥北端迎水方向的每个楔形分水尖上,加装了一条边长为26厘米的三菱形铁柱“斩龙剑”,用来击碎初春急流中的浮冰。其设计非常精妙。
此外,居住在永定河沿岸的先民,通过一系列布置,体现了丰富的节水智慧。通过把渗水井布置在老北京四合院的水龙头下,将用过的水渗到地下,补充地下水,并自然净化;如果用水量太大,井满会溢出来,人们就无法用水,大大减少对水的浪费。
四、中国古人治水理念的现代影响
现如今,我国正面临着复杂而严峻的水危机,水资源短缺、水环境污染、洪灾泛滥等问题更是层出不穷。古人的治水理念和思想,在我国当代治水实践中依然具有巨大的参考和借鉴意义;同时,其也在许多外国的优秀治水范例中表现出丰富的内涵。
1.因势利导
世间万事万物的存在,无不遵循一定的自然规律,只有认识和掌握自然规律才能因势利导,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比如我们进行大坝的消能防冲设计时,就应根据下游流量变化、尾水深度、附近地质条件、河段航运要求等综合考虑选择合理型式。又比如从当前长江黄金水道建设来看,上游水库修建后,长江中下游“清水”下泄,需要利用“水之为性,专则急;河之为性,急则通”的特点,控制好两岸边界与河势,让“清水”冲刷河床不断提高航道水深,利用自然之力,达到“下流之积沙自去,海不浚而辟,河不挑而深”的效果,既满足了人类的需求,又不伤害自然。古埃及人利用尼罗河从事人工灌溉时也非常注重因势利导。
古埃及人利用洪水冲刷形成的盆地修筑堤坝,建造能够控制和分配洪水和淤泥的盆地灌溉系统,利用尼罗河水位变化实现盆地水体的释放和回填,有效调节周围田地的灌溉程度。
2.道法自然
不论采取何种治水方式,都应注重生态环境保护,遵守自然发展的规律。在这点上,国外一些大型水利设施的管理模式值得我们学习和效法。伊泰普水电站作为在生态建设上具有借鉴意义的水电站,其关于生态环境维护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鱼道”的修建,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环境改变对鱼类的影响,降低了大坝对下游渔业生产的影响。
目前,我国的许多水利工程设施也逐渐开始研发并使用“鱼道”。然而,我国对鱼类的生态习性、鱼道的基础理论体系等研究还不够深入,“鱼道”在技术上很难完全发挥作用。最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鱼不一定甘愿受人类摆布,顺从地在鱼道中穿行。鱼群穿越鱼道进入其他水渠的可能性依旧很高。对此,我国一些水利工程尝试通过对鱼道进口进行加工解决难题,如适当增加鱼道进口的数量、把进水设置在不同高程处以使进口可能流速高于一般鱼类临界流速等方法,通过对流量实时监测,对应不同高程开启不同的进口,并对入口采取适当的补水措施。
3.治水精神
在中华大地源远流长的治水实践中,逐渐形成了以水为魂的水利精神,我们必须要把这种精神发扬光大,继续传承。其中比较重要的是“大禹精神”,具体包括吃苦耐劳的献身精神、脚踏实地的求实精神和同心协力的团结精神。治水之路任重道远,治水人要具有与其他行业不同的职业责任、职业作风和职业素养,就必须以治水精神作支撑,以大禹的人文之魂为鞭策。
参考文献:
[1]孙相如,何清湖,陈小平,严暄暄:《先秦两汉时期阴阳学说的形成发展及其对藏象理论的影响》,《中华中医药杂志》2015年第8期。
[2]张细兵:《中国古代治水理念对现代治水的启示》,《人民长江》2015年第9期。
[3]肖冬华:《人水和谐——中国古代水文化思想研究》,《学术论坛》2013年第1期。
 
本文由领导科学论坛杂志整理。
中国古人的治水理念及启示

主管单位:长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湖北长江报刊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国际刊号:ISSN2095-5103

国内刊号:CN 42—1837/C

刊期:半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桂园路67号

投稿邮箱:ldkxltw@163.com